http://www.qylhuo.com

10个字,带娃出行的完美打开方式

咱们前几天推送完从北京飞贵州过周末,说走就走的亲子游就这么惬意的亲子游文章,有朋友在微信上问我:


趁着春天,也想带宝贝出去走走,因为娃爸没办法请假,想报个旅游团,省心省力还省钱。


没孩子之前,我也不喜欢做攻略,跟高品质的旅游团出行确实是一种不错的选择;但对于六七岁以下的孩子来说,跟团出行并不太适合。


一是小盆友出行过程中会有各种各样的意外事件,比如到了规定的时间,突然拉了尿了需要处理,严重点的会突发感冒发烧。


二是跟团旅游去的景点多是比较有名气的,却不一定是孩子感兴趣的,比如那些人文景观对孩子就会显得比较枯燥。


亲子旅游,不管是远足还是近郊行,最好的选择是“跟着孩子的节奏安排”——


年后返京,被朋友种草颐和园昆明湖的滑冰场,冰面宽阔,人也比普通公园少,便趁着周末带娃去玩儿。


刚来北京时,去过几次颐和园,当时没过多关注带孩子的游客是怎样的状态。有了喆同学后,走到哪里都对小盆友多了几分关注。


从北宫门到昆明湖码头需要翻过万寿山,然后过长廊才能抵达。当天爸爸提前带喆去玩冰车,我可以短暂独处,一边走一边看景儿。


经过728米的长廊时,一个大概八九岁的男孩边走边看画,边看边跟爸爸妈妈讲述那上面一万多幅不重复的画作——孟德献刀、草船借箭、刮骨疗毒、大闹蟠桃会、哪吒败阵……


正讲得兴起,爸爸妈妈看看时间,催着他赶紧走:“我们还有好多景点没转,一个小时后就要找领队集合了,快走快走,不然看不完了。”


这孩子多半了解过关于颐和园长廊的经典故事,因为感兴趣,他原本可以花几个小时慢慢走慢慢看,把从书上的故事和真实绘画结合起来,却因为赶时间,不得已放弃细细琢磨的机会。


在北京的几天,也许他会去故宫、恭王府、各种博物馆,每次遇到自己感兴趣的事物也许都不能尽兴观赏,想想都觉得遗憾。


上周带喆第N次去自然博物馆,那里的展馆,他对恐龙公园和人体展厅最感兴趣,有时会泡在这两个场馆整整一下午,哪只恐龙的脖子最长、抬得最高他都一清二楚。


我俩也遇到过着急赶下一个景点的父母,四五岁的小女孩哭着不走,说就愿意看恐龙,而她爸爸妈妈坚持要转完所有展厅快点走——在小朋友的小而精和大人的多而全之间,孩子往往选择顺从,也失去了乐趣。


当时喆同学很不解地问我:“为什么她妈妈那么着急啊,我们幼儿园好多小朋友也只爱看恐龙呀!”


带孩子外出,我们也曾走过弯路。


喆同学第一次爬香山时,前一天正好下了一场小雨,上山的小路上湿漉漉的,路边的小树林随处可见刚冒出来的蘑菇、木耳,安静的小蜥蜴,仓皇消失在枝枝桠桠间的小松鼠……


这些东西平日难得一见,孩子看到,会驻足观察;看到台阶上的千足虫,都饶有兴致。


一路走走停停,原本计划单程三个小时到山顶,时间过去两个多钟头才到半山腰。因为爸爸想让他坚持到鬼见愁,有点急,不时催促:“快点呀,再磨磨蹭蹭,下山时天就黑了。”


老被这样催,孩子开始闹情绪。某次被爸爸催促以后气冲冲往前跑了一截,一边跑一边说:“好,我快点爬,路上这么好看的非不让看,山顶比这还好玩吗?”


这话说得很有道理,爬到山顶固然是目标,但沿路偶遇的小确幸,一样值得孩子去细细观看。只有他们观察了、感受了,才能刻在心里。


那天喆同学坚持到了山顶,但回家后他心心念念并不是征服的惬意,而是山上的花花草草虫虫。


那天带孩子在昆明湖滑冰,遇到一家人。


一对年轻夫妻,带着两位老人和一个孩子。下午三点起风,老人孩子不再适合冰上滑行,一家人兵分两路:老人带孩子上岸,夫妻俩继续玩。


扶着老人往回走时,孩子在地上捡了一块冰,可能太喜欢了,便把它放在羽绒服口袋里。


老人看到,没言语,等一会孩子口袋湿子,自然会记住冰放在口袋里会融化,会把口袋弄湿——这样的自然结果,比我们耳提面命多少次“冰块不能那么放,会弄湿你衣服,你会感冒”管用。


且不说感冒这事不一定会发生,就单聊聊咱们责备的目的,多半是用自己的经验去教育孩子少走弯路。


这往往会引发大人孩子的战争,因为孩子的人生经验,只要不涉及人生安全,需要他们亲自体验才能获得,当他们最终得到“湿漉漉的口袋”,自然而然明白冰不适合放口袋里。


在这个过程中,他还会明白冰遇热会融化的道理。这样的细节体验,跟团游基本没机会感受。走马观花的行走,孩子只是看到,并没有看见。


罗伯特.M.西格(RobertM. Pirsig)在《禅与机车维修艺术》(Zenand the Art of Motorcycle intenance)一书中,说到他和一群老僧人爬喜玛拉雅山的故事。


由于最年轻的波西格只把注意力放在尽快登上山顶,总是被前面的山路所影响,无法享受攀登的乐趣,最终导致失去了攀登的愿望和毅力;


老僧人们也想登上山顶,但他们确定了自己的方向正确之后,就轻松愉快地享受着自己的路途。


心理学家大卫·沃森也强调过“在路上”的重要性:“追求目标,而不是到达目标,才是带来幸福和积极情感的要素。”


一个朋友,去三亚一周,就在带着孩子在同一个酒店住了五六天,不是在海边发呆、陪孩子玩儿沙子,就是在偌大的酒店转悠,要么就打车到周边当地人的居住区,体验那里的集市、餐馆以及当地语言。


她说,对于孩子来说,旅游并非到达目的地,而是从计划出行就开始了。


制定攻略时的兴奋,出发前收拾行李的细枝末节,预定出租车的提前准备,安检、托运的注意事项,飞机上的安静,寻找机场大巴或出租车时的问询,服务生帮忙送行李得到的真心感谢,海边的寄居蟹,在酒店游泳前应该先洗澡……


这一切细枝末节,都是带孩子出游的意义所在。目标是为了让我们能更放松地享受眼前,旅途中的快乐和到达终点时的兴奋一样重要。


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走过了多少地方并非真正见识了世界,去往世界的路上,孩子能在自己的节奏里找到快乐才算真正见识了世界。


闫涵妈妈说——


喆同学一位小伙伴的妈妈是一位亲子游达人,她极少跟团,也经常周末安排出行。去年春天跟孩子一起念李白的《送孟浩然之广陵》:


故人西辞黄鹤楼,烟花三月下扬州。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。


孩子突然对黄鹤楼和扬州很感兴趣,于是她带着孩子去了“春风十里扬州路”,在二十四桥上跟孩子一起念杜牧的“二十四桥明月夜,玉人何处教吹箫”。并且打算今年去一次武汉再看一次长江,观一次黄鹤楼。


跟着孩子的节奏看世界,才是亲子游的正确打开方式。


说到旅游,3月大理的行程也基本确定了,打算先在洱海边住上个四五天,如果有精力再到丽江或昆明待上两三天再回北京。


因为喆同学年后返京,一周有三天时间叫腿疼,先是怀疑生长痛,便先带他看了个儿科骨申博太阳城科,医生说是骨外翻,需要带仪器矫正;为了确诊又挂金融时报: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不应引起过度担忧了积水潭医院的专家号,“拍片+人工检查”,儿科主任很确定说没事,不用开刀不用吃药,注意休息、有其他情况注意随时就诊就行了。


听他这么说,老母亲的一颗心终于放下来,这段时间打算把篮球频次减少三分之一,没其他症状了再慢慢恢复正常。


眼见着气温越来越高,马上进入春暖花开好户外的美好时光了,平衡车、滑板车、自行车都可以玩起来啦!


这些文章你可能感兴趣,点击标题直接查看——


[新加坡]新加坡亲子游,除了吃喝玩乐还带娃看病的不寻常旅行


[珠海]珠海长隆亲子游,亲测最舒适全玫略,吃住行玩全有了


[北京]带着孩子逛北京,这12个地方让你们少跑路、玩过瘾


[香港]香港迪士尼,让大人孩子都玩过瘾的攻略在这里


[广州]广州长隆3天2晚自由行,干货全在游记里了


[泰国]海岛亲子游|寒冷时节,带娃去泰国撒欢儿


闫涵新书《母爱,是一场得体的退出》正在热售,


点击图片二维码或者阅读原文即可购买



来源: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本文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多谢。更多详情:http://www.qylhuo.com